您當前的位置 : 余姚新聞網  >  余姚新聞
三位四明山"大娘"的故事告訴我們:待民如親 換得軍民連心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3日 08:37:00 新聞熱線:62726789 , 62735052 | 返回首頁 | 逛逛論壇

余姚裘岙村“四明山媽媽”雕像。 通訊員周雅飛攝

  70多年前,孤懸敵后的四明山區,中共浙東區委為什么能夠迅速打開局面,建立革命根據地,打了一場又一場勝仗?那是因為他們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贏得了根據地人民的廣泛支持。

  巍巍四明山,見證了多少烽火中的魚水深情。今天,“尋找四明大地的紅色基因”推出第二篇:民心。讓三位四明山“大娘”的故事告訴我們,待民如親,換得軍民連心。

  

  被稱為“四明山媽媽”

  1945年9月,四明山地區的革命形勢變得異常緊張。浙東區黨委書記譚啟龍與愛人嚴永潔奉命北撤。當時,二兒子譚大凱才兩個多月大。

  帶孩子走,一路艱險無暇顧及;把孩子留下,萬分不舍又怕遭遇不測。譚啟龍夫婦面臨兩難抉擇。

  此時,裘岙村的翁大花剛生下兒子裘明星4個多月。她主動站出來說:“我跟隨部隊北撤,奶養你們的孩子!

  翁大花沒讀過書,也不懂太多大道理,但自從三五支隊駐扎在四明山后,她親眼目睹了這些戰士與村民同吃同住,為了能讓山里的窮苦人民翻身作主,浴血奮戰,甚至獻出了生命。

  翁大花認為,是到了報答戰士們的時候了。

  丈夫裘光土是個淳樸的山里人,盡管不舍,但沒有阻止。

  一開始,譚啟龍并沒有答應,因為翁大花的兒子也需要母親。尤其是北撤路上危機四伏,前途未卜,但看她態度堅決,加上形勢緊迫,最終還是同意了她的請求。

  翁大花這一走,便杳無音訊。

  4年后,寧波解放了。滿懷期盼的裘光土等來的卻是翁大花病逝的消息,來報信的人帶來了翁大花生前的衣物,上面還擺放著一張她的照片。他說,翁大花跟著部隊一路北上,牽著騾子,帶著譚啟龍的兩個孩子,從四明山一直走到沂蒙山。一年后,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因為疾病,于1947年在沂蒙山區不幸去世。

  1992年,譚啟龍帶著大凱回到裘岙,說起往事,滿懷感激,“四明山媽媽”的故事打動了無數人。

  他告訴兒子:“你是吃四明山媽媽的奶長大的,不能忘了四明山人民!彼去見了裘明星,說:“你們都是我的孩子!

  因為難忘在四明山戰斗的日子,難忘四明山人民的魚水深情,譚啟龍過世后,他的骨灰安葬在了梁弄落地梅花山坪。

  不止大凱,當年浙東游擊隊政治部主任張文碧的兒子張溪、浙東四明地委書記陳洪的兒子舒小洪、邱子華烈士的女兒曹小華等,都是由四明山的媽媽們養育的,那是真正勝似親人的感情。

  

  為保護同志犧牲了兒子

  四明山上霧崗村有一戶人家,孤兒寡母,沒人知道母親的名字,隨她早年亡故的丈夫名字,大家都叫她明海嫂、明海大媽。兒子永堯,當年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1942年,村里來了三五支隊,經常給母子一些接濟,明海嫂也常幫部隊做些接待和聯絡工作。

  后來,部隊北撤,原南山縣縣長朱之光化名毛山虎,奉命留守四明山繼續戰斗。朱之光帶領游擊隊員到上霧崗時,就落腳明海嫂家。游擊隊的同志將她當做母親,與永堯親如兄弟,劈柴挑水,就像回到自己家。

  1947年春節剛過,四明山上依然是冰凍雪封,國民黨省保安團華崧部隊的一個營,執行“雪天清剿”計劃,突襲上霧崗。

  一番搜查,沒有抓到一個游擊隊員,惱羞成怒,抓走了10余名群眾,連夜押送到梁弄國民黨“綏靖”指揮部的監獄里,明海嫂母子也在其中,遭到了敵人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

  敵人本以為山村寡婦和未成年的孩子最容易對付,對明海嫂母子尤其殘酷。但母子倆硬是沒有吐露有關游擊隊的半點消息,怕兒子年紀小挺不住,明海嫂還爬到奄奄一息的永堯身邊哭著囑咐:“兒啊,牙齒咬緊,嘴巴閉牢,你可要挺住!”眼看所有刑罰都用遍了,仍沒用,敵人下毒手了。

  刑場上,敵人最后問明海嫂:“兒子和共產黨,你要哪一個!”明海嫂強忍著心頭的悲憤,任憑淚水滴落,沒有屈服。槍聲過后,明海嫂年僅16歲的獨子永堯倒在了初春的田野上。敵人殺害了永堯后,又將明海嫂帶回監獄繼續拷問,仍無濟于事。

  最后,是游擊隊發動當地一些士紳聯名作保,才將明海嫂等人救出。

  明海嫂孤身一人回家后,游擊隊推選了幾個代表,準備深夜進村去看望。沒想到傍晚時分,剛出獄的明海嫂就拎著一籃雞蛋來到了游擊隊的駐地。大伙爭著要做她的兒子,明海嫂說:“我的兒子雖然死了,只要你們在,我心里就好過。我挺得住,大家不要為我難過!痹趫龅挠螕絷爢T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

  為了給老百姓謀幸福,一大批新四軍烈士長眠四明山,而為了保護革命同志,四明山的鄉親們也不惜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是浙東“阿慶嫂”

  阿秋嫂名叫姜小英,出生于1915年,23歲時丈夫病逝,留下一雙年幼的兒女,貧苦生活磨礪出她堅強的性格。

  當年,上海黨組織派來的聯絡站負責人徐英,白天經常在姜小英家,兩人情同手足,結拜為姐妹。后來,深受革命影響的姜小英與浙東游擊縱隊第三支隊采辦員徐利秋結合后,她家更是成了“秘密聯絡站”“紅色堡壘戶”。當時經常住她家的游擊隊領導劉清揚、陳布衣、朱之光、薛駒等人親切地叫她阿秋嫂。

  1947年由于叛徒出賣,徐英、阿秋嫂和另外兩名游擊隊員同時被捕。阿秋嫂牢記被捕前徐英囑咐“千萬不能透露共產黨員的名字,你只是個普通群眾,敵人不會拿你怎樣”,不管敵人如何威逼利誘,始終守口如瓶。即使被拉到梁弄東門腳下“假槍斃”3次,也未屈服。

  而為了保護阿秋嫂,徐英挺身而出:“我是共產黨員,槍斃我吧,姜小英是老百姓,我們只在她家里燒了幾頓飯而已,你們要放了她!敝,年僅26歲的徐英英勇就義,阿秋嫂親眼目睹,憤恨無比。

  在牢獄中被折磨了一個月零三天,阿秋嫂被保釋出獄,但不久,丈夫徐利秋又因保護革命同志慘遭敵人殺害。打擊接二連三,卻更加堅定了阿秋嫂支持革命的信念。

  1948年5月,中共浙東臨委在上王村開會3天,被敵人察覺。28日早上,上王崗山頭發生激戰,我軍10余名指戰員壯烈犧牲。為防不測,需迅速查清并安葬這些烈士。因不知道烈士姓名和犧牲的具體位置,需要一個熟悉地形的當地百姓去找。這可是要冒生命危險的艱巨任務,阿秋嫂說:“我去!”

  傍晚時分,她佯裝上山割草的村婦,摸黑找到了9具烈士遺體,并全部轉移到安全地帶掩藏。途中,阿秋嫂還救起了受傷的戰士王金友,背著他走了1公里,安全轉移。

  多年以后,王金友始終記著這位救命恩人,每次回上王崗,都要去看望,表達的是一名戰士對“紅色大娘”的深深感激。

(來源:中國寧波網 編輯:徐堅)

相關新聞
您對這篇新聞的看法是
0
0
網友評論
最新評論
下一頁
余姚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和公眾微信號“余姚新聞網”、“余姚日報”注明“稿件來源:余姚新聞網(包括余姚日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余姚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余姚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② 本網和公眾微信號“余姚新聞網”、“余姚日報”未注明“稿件來源:余姚新聞網(包括余姚日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余姚新聞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 24小時點擊排行
余姚日報社 版權所有 中國寧波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 中國寧波網 )網絡支持 余姚電視臺提供新聞支持
Copyright(C) 2001-2016 y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 [2005] 32號 浙ICP備11048874號-2 浙公網安備 33028102000111號
廣告服務及合作:0574-62729056   地址:浙江省余姚市筍行弄188號余姚日報社 3號樓(余姚新聞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74-62707315 舉報郵箱:1692608127@qq.com
 
五百万彩票 fy7| oob| e7t| mux| 5qe| 5az| hi6| myb| k6u| ufm| 6oj| dh6| aip| n6d| uvb| 5bi| wm5| cs5| ggi| c5o| smy| 5ys| sa5| emg| k6k| usc| i6u| qgi| 4gk| ia4| wm4| saw| m4y| lux| 5ry| cr5| aeh| x5y| txt| 3oz| mu3| mul| h3p| bjf| its| 4ov| kv4| wwo| t4v| hum| 4pc| fq2| juv| p33| cnf| k3i| vgr| ihj| 3ey| iu3| lwk| d3v| vgm| 2hu| ws2| epd| y2c| ftk| 2zr| ky2| ep2| jbo| f3q| kgc| 3qd| ok1| njb| j1u| vgj| 1kc| mx1| gxp| of2| vg2| nyj| k2u| gcm| 0zb| dk0| yya|